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ag6

清晨,拖着疲惫的身躯,我终于回到了家里。哥在公司值夜班,也没人烦我,我拉起被子倒头便睡,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,就连梦都没做一个,直到下午四点,才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。电话是中涛打来的,听到我接了电话,他叫了我一声,然后便沉默下来,不知要讲些什么。我说中涛昨晚的事情我知道了,你也别在意。中涛应了一声,道:"哥晚上就出院了,你一起来吗?"我说我有事不来了,等你哥回家后我再去看他。然后我又问,"小飞的情况你知道吗?"中涛听到这个名字,哼了一声道:”一直也没打听到,估计也没出什么大事。"我说最近要小心,这家伙死了其实倒也太平了,人没死,就必定会来找你麻烦。这辆破旧的小车在不甚平整的路面上颠簸着,我心里也在暗暗叹息:”伟刚果然还是把莲花帮的人用了出去.这个人,永远都不会把外人当作心腹. 唐杰这样的人,到了他手里,也只能当把刀来用. “ “唉…”一声叹息声忽然从我旁边传来,我转眼一看,一时竟有些发楞,这声叹息,竟然从唐杰眼中发出.这么嚣张的人,现在怎会… 唐杰慢慢摘下眼镜,低声说:”兄弟们,今天的这桩事情,我们一定要做成.”沙鱼低着头,看着车厢地板.熊依然望向车外.两人都默不作声…天灵灵忽然笑道:”放心唐杰,这次一定行的,信我,我很灵的.”唐杰苦笑了一下,忽然看着我问:”周周,你看伟刚这人怎么样?”我站在街头看着对面的网吧,一时竟有些感慨,想起那段退出江湖的时日,正是在这网吧内度过.那时虽然生活简单,有时侯感觉颇为无趣,但身侧有黄珏作伴,时常和中海黄毛喝酒畅谈,现在想来何等快乐无忧.再想起今时今日,黄珏早已离开了我,中海断腿,成哥已死.我则在整天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一天又一天…我越想越是伤感. 正在这时,忽然见到对面街上走来四五个人,手里拿着报纸包起的棍棒,朝着我的网吧走去.”怎么回事?”我暗想.”难道有人在我网吧里打架.我赶紧朝对面走去.到了网吧大门口,透过玻璃窗,我向里望去.只见账台前围了五,六个人,正拍着桌子向中海叫嚷着.ag6凌简走上前台,清了下嗓子,向四周扫了一眼,说道:”成哥被害,虽然杀他的仇人都已经死了,从今以后咱们须齐心协力,让所有人瞧瞧我们月浦的厉害. 今天,我凌简得到兄弟们的支持坐上这位置,只想个大家说一点, 以后有我凌简吃的,就有兄弟们吃的.我不会亏待大家的.”说到这里,我第一个鼓起掌来,一时间,场内掌声雷动,凌简的几个手下在下面高声喝着彩.凌简摆了摆手,示意大家安静.然后展开手中的纸,念了起来:… 我望着台上的凌简,暗想:”这人的确有些本事,遇事冷静,考虑周详,不要说小洪,就算是比起成哥,那也是要精明得多, 他接了月浦的位子,对我来说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.”洪嘉洁性格软弱,遇事犹豫不决,没有主见,这于我本是有利,我可以对他施加影响,以利用月浦的势力.但是现在面对凌简,看来我得改变策略了

ag6

ag6​‍

"两年前我那里也有个朋友,和你情况差不多,给人差去送东西."喜东看着我说,"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.东西刚到地头,就被警察捉住了,原来那包是毒品.后来被判了十年."说到这里,顿了一下问我:"你知道伟刚为什么让你跟去报信了吗?"我叹了口气说:"这事我也料到了,不是没有可能?"所以我才想了那个办法,想让你帮忙,一来你有摩托车,二来他们也不认识你.喜东铁青着脸说:"早让你们不要再混了现在倒好,混到这种人那里去了,以后还想不想过太平日子了?" 我说东东哥你放心,我自己怎样心里有数,但是绝对不会拉峰峰也去伟刚那里的.那天晚上,送走了黄珏,我一个人想了很长时间,很多事情…这是我人身历程中第一次反思,第一次试图用自己的思想去控制自己的行为, 而在这之前, 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被各种欲望和外力所左右的. 所以,幸运的是: 我不再只是个混混屯屯终日不知所措的小混混了. 不幸的是: 该发生的事情始终还会发生,不该发生的事情,我也无力去改变或扭转 .生活还得继续,所以我也只能继续在我自己选择的这条道路上走下去.成哥出事的消息,是唐志浩来告诉我的,那天我正和大哥在家饰市场买饭店装修的材料.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我,再一看,却原来是唐志浩,他兴奋地跑上来,看着我说:”周周哥,好久没见啦,你怎么样呀,听说你不跟伟刚了.收不收我入伙呀?”我见了他,也颇感高兴,这小子挺讨人喜欢的,我拍拍他道:”行啊,你来跟我混吧,呵呵,你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了.”听我提到刘莹,浩浩略有些脸红,汕汕笑道:”这个…还成吧…”我哈哈大笑,说:”啥时候有空,来找我一块吃饭吧.”浩浩点头答应了一声,忽然他象想起些什么似的,皱起了眉头,说:”周周,我刚接到我那个在月浦的亲戚电话,他说,那里出事了.”我吃了一惊,问:”什么事?”在那片漆黑湿冷的石滩上,我和天灵灵两人把耀兵同一块大石头绑到了一起,用尽全身的力气,扔进了吴淞江里…听到那扑通一声后,我跌坐到了地上,大口地喘着粗气…天灵灵带着哭腔说道:”昨天晚上…昨天晚上我还和耀兵在一起玩…我们斗地主,他输了我十块钱…都死了,都他妈死了…”天灵灵忽然大声嚎啕起来…我叹了口气,说:”别太难过了,他出卖了你们兄弟,该死.”天灵灵的声音迎着风浪,飘荡在空气中:”为什么…为什么…我们过得好好的,为什么要去争地盘…大家本来都可以…”我走到他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.慢慢说:”人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对得起自己的兄弟,就可以了.这个世界上太多事情没法解释,也没得后悔的…”ag6和中海在上岛咖啡坐了半天,出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发黑了.我带着他直接来到了小李家门口.中海说我就不上去了,你去把明强叫下来吧.我便上楼敲门,小李开门见是我,便问:"怎么啦周周,来有事吗?"我说你哥他们在吗,小李说在,我说那把他叫来吧,我有事要跟他商量.小李回头喊了一声,明强便出现在我眼前.看到我明强问:"又什么事情呢?"我说明强哥我想跟你聊聊.明强说那先进来再说吧.我说明强上面人多,我们下去说吧...

ag6

ag6

飞骑了十来米,眼看那车越开越远.石岩才放慢车速.嘴里大声咒骂着. 我暗想:”此人看似武勇,但似乎脾气暴躁, 应该不难应付. 但那申叔,却着实是个老狐狸.”想到此处, 我回头看了眼在身后不紧不慢骑着的申叔…"要一辆车,面包车”我说,"车上能坐多少人就去多少人。”黄毛说:"伟刚有辆老丰田海狮,十一座。让凌属蜀来开。" ”凌属蜀是谁?我怎么没听说过。"我问黄毛。黄毛笑着说:”他是跟伟刚混的,一直在宝山这里开黑车,车技很好,我们都叫他老鼠。他开车,你放心。"我点了点头,说:”那算上你我,再找八个兄弟吧。"黄毛说这简单,但是还有一件事,你要想清楚。我说什么事。黄毛看着我道:”你还记得那年伟刚对你说过的话吗?"我皱着眉问:”什么话呀?"黄毛叹道:”你难道忘了吗,伟刚答应让你退出的时候说,他让你走,但条件是你今后再也不出来混,也不会管这种道上的事。否则他会找到你的。今天,你这么一做,就坏了规矩了,而且用的还是伟刚的人…"我低头叹道:”这个,其实我已经想过了。但现在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。伟刚要找我,那就让他找吧,我总是欠着他的。黄毛点头说:"你既然想好了,那我就不说什么了。我现在去找兄弟找车,晚上6点在我家门口见。"我点头说好。32ag6峰峰他们开始向这边奔过来. 那三个家伙顺着我的眼色,也看到了远处奔来的两个身影,语气更软:" 朋友,你到底是哪里的,要是大家认识,交个朋友也好." 这样的软弱,反令我觉得无趣,抬眼说:"哪也不是,你们想怎样都可以,来呀."对方无语,我开始用言语挑逗对方:"我反正一条腿不能动.你们怕什么呀."这时候峰峰和小李已经跑到我身边,小李问:"什么事啊."我笑着说他们三个没事干,要找人一起玩玩.可能是不想在女孩子面前失了面子,其中一个家伙突然冒出一句:"操,想怎么玩?老子陪你们."峰峰听了转过头去盯着他看,忽然小李对着刚才发话的那家伙说:"你不是36号张挺的弟弟吗?" 那家伙也看着小李,小李坏笑着继续说,怎么不在家玩你的吉它,跑这里混来了.那家伙看着小李问:"你是..."小李说上次你哥在家请客吃饭的时候你倒是蛮乖的,怎么不认识我啦. 那人脸上已经开始露出不安的神色说:"我想起来了你是李明亮吧."小李说怎么,现在出息了还是改行了,不好好在家玩音乐跑街上来啦,要不要哥教你怎么混呀,说着走上去拍了他一下头,一边回头对我说这是张挺的弟弟叫张辉,还是玩音乐的.我说张辉你赶快回家叫你哥教教你怎么出来混吧,他说是是,对不起我们先走了,峰峰大叫一声站住,说着看了下我.我转头看看旁边站着的女孩子,轻声问:"喂你叫什么啊."她凑到我耳边吹着气轻轻说我叫黄珏别告诉别人.我微笑着说好,然后对三个家伙说:"过来排队,向姐姐鞠躬道歉..."

编辑:
返回顶部